員工作品

凡人語,凡人事

    1978年 ,中國當代史至關重要的一年。
    這一年,國家大政方針,改革已成共識,爭論的不過是步子大一點還是小一點,而對于這個國家的普通民眾,沉悶的生活開始顯示出多姿多彩的新氣象。
    李東生成為華南理工恢復高考的第一屆本科生,在濟濟一堂的無線班他遇見了陳偉榮、黃宏生,如今三人的企業占據中國彩電行業的半壁江山。
    柳傳志從報紙上嗅出氣候真的是要變了,再過六年他已結束了喝茶看報平淡如水的生活,成立了一家“中國科學院計算機技術研究所新技術發展公司”,也就是聯想的前身,而柳傳志最初的目標是成立一家年銷售額200萬的大公司。
    33歲的任正非在為父親平反和能否入黨發愁。十年后他漂泊深圳,以兩萬五千美元創建華為。
    牟其中還在監獄思考中國往何處去,一年后出獄借了300元創辦了一家小小的貿易公司,開始了一段日用品換飛機的傳奇。
    牛根生剛剛經歷喪父之痛,這個據說未滿月便以50塊被賣進城里的苦孩子,因養父養牛改姓為牛,喪事辦理完畢仍要養牛討生活。五年后去一家回民奶制品廠當了刷瓶工,一干就是十六年。
    在溫州,13歲的南存輝正走街串巷以補鞋為生,那段日子讓他一生記憶深刻,六年后與小學同學胡成中合開了一家作坊式開關廠,而后分灶吃飯,如今正泰成為中國最大的民營企業之一。
    在荒涼的南方小鎮深圳,文學青年王石正在筍崗北站檢疫消毒庫現場指導給排水工程施工。六年后靠倒騰玉米賺取第一桶金,而后有萬科,而后……
    這其中還有劉永好、宗慶后、魯冠球、張瑞敏、段永基等等許多人,而更多的人是和現在多數人一樣,也在考慮房子、工資、職稱、婚姻、家庭,算來算去也逃不過老婆孩子熱炕頭。
    35年,兩代人的距離,父輩與兒輩。三十多年改變的是勇立潮頭的弄潮者,不變的是沉默的大多數。
    我想說的不是這些,想說的是命:人命,天命。人命終可逆,命運在自己手中,或沉淪,或奮起,或隨波逐流,或逆流而上,只在一念之間。天命不可違,人定勝天對于個人而言無疑玄妙了許多!秹洝分杏幸粋公案,“時有風吹幡動。一僧曰風動,一僧曰幡動。議論不已;勰苓M曰:‘不是風動,不是幡動,仁者心動。’”書本上說這是唯心主義,而后唯物主義云云。這種離題萬里,一本正經的說教影響了許多人;蛟S涉及境界、層次方面的東西更多一些。
    說這是境界,不免有些虛。其實,更實在的說法是頭腦與思維。人生如棋,有輸有贏,而和棋的機會卻沒有。贏的時候無需太多理由,感謝國家也好、父母也好,感謝自己也無可厚非。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贏了。輸的時候則有太多理由,太多借口。但這不是關鍵,關鍵是你輸了,輸在頭腦。事在人為,事出了問題,就得多問問人。
    命運也好,境界也罷,頭腦也中,機遇也好,在社會定型、階層固化的今天,還要加上背景、關系……倘若用這些給人生做注腳,那么,就難免虛妄無趣了很多。實干,方會讓人生踏實許多。
    佛說求人不如求己,求己莫問前程。李家大爺說好好說話,張家大哥說好好干活。凡人語,凡人事,你我皆凡人,但做凡人事。
    日韩一级片